天下财经网 - 中国著名财经资讯网站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天下财经网 > 财经频道 > 财经人物 >

他29岁走进“死亡之海” 用29年奋斗让数亿人看到改变生活的新曙光

时间: 2017-06-19 11:09 来源:未知

荒漠化和干旱是制约全球均衡发展的一个大问题。在我国,国土面积的2/3在西部,西部约1/3的国土被沙漠覆盖,约1/3的贫困人口在沙漠。在全球,有3600万平方公里的荒漠化土地,近20亿人受到荒漠化的影响。

如何治理、利用沙漠,推动沙漠地区的经济发展,让沙漠里的人们共同富裕,因此成为西部发展和全面小康的重大课题,也是公认的世界难题。

今天这位主人公,用他过往29年在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的努力,给这一切带来了希望,而且不只是希望。他就是被联合国评为“全球治沙领导者”的王文彪先生。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中国—蒙古国商务理事会中方主席,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

迫不得已的自救

漫天的风沙,令人绝望的贫困生活,是王文彪成长中最深的记忆。

他说:“如果有人问我,家乡是什么味道,我想,那就是沙土味。”而他当年的梦想之一,就是能过上顿顿吃饱,饭里没有沙土的日子。

王文彪的家乡在内蒙古杭锦旗,杭锦旗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600295)市西北部。在他成长的岁月,这里以两件事闻名:一是沙漠,一是贫困。

沙漠是被称为“死亡之海”的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也是距首都北京最近的沙漠,与北京正西的直线距离仅为800公里。这也让库布其常被北京“牵挂”,因为这里的大风一起,第二天的北京可能就是一场沙尘暴。

贫困,则是沙漠的宿命,在王文彪改变它以前。

与风沙肆掠的恶劣环境伴随的,还有缺水、缺电,通讯、交通的全面严峻。农牧民购买生活用品要全副武装,走很远的路;大一点的病,出去一趟要两三天,曾经,还有孕妇分娩遇到困难出去救治惨死在路上。

相当长时间内,改革开放和现代化的春风,不度“库布其”。

走出沙漠,改变命运,由此成为很多库布其年轻人的梦想,走不出去的农牧民,则绕着沙漠不断迁移,从原来的“游牧民族”变成了“游沙民族”。

王文彪不但没有背弃沙漠,反而走进沙漠腹地并成为改变这座沙漠,改变沙漠父老乡亲的人,是命运的安排,也是他不屈命运安排的使然。

1988年,已在政府工作多年的王文彪,拥有值得期待的仕途前景,在乡亲们眼中,已是走出了沙漠的人,但他却做出一个傻决定。

其时,杭锦旗曾经的重要收入来源——盐海子盐厂濒临倒闭,政府死马当作活马医,决定对外承包,寻找能人逆转形势。29岁的王文彪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雄心壮志地递交了承包经营的方案,然后给自己找了这么大一个事情。

代价是,放弃仕途和铁饭碗,回到祖祖辈辈都想逃离的沙漠腹地。

上任的第一天,沙漠就给王文彪来了个下马威。

载他去的吉普车,在离厂区不到100米的地方,抛锚在了沙堆里,迎接的人全都跑来帮忙才把车推到办公区,而他自己则是脱掉鞋子、外衣,抖了半天沙子之后才走进厂长办公室,然后坐到已被沙土覆盖的办公桌前面。

盐场的经营情况就更让他揪心。18平方公里的盐湖已被黄沙覆盖,生产设备被埋了将近一半,更麻烦的是,每年亏损500万元,已处于破产边缘。

导致这一切的关键正是沙漠对盐场的不断吞噬,如果继续只管盐场生产,不防沙治沙的老路,这当地人的主要生活来源就要成为沙漠的一部分了。

为了盐场职工的生计,王文彪决定治沙,挡住沙漠的“侵略”,保住盐场资源和生产。治沙需要钱,盐场没钱,他就想了个办法:每卖一吨盐,提出5元钱治沙。

这遭到不少的反对,理由有两点:第一,盐场本身已亏损,还要再拿钱治沙,会让经营更加困难。第二,就算拿出这笔钱也治不了沙,不过是把钱丢进沙里。

王文彪顶住压力,坚定地推行了计划。他认准了:不治沙肯定是死,治沙或许还有希望。

为了这个还有希望,也为了盐场几百人有饭吃,他要跟沙漠拼了。

生命之绿的燎原

人们质疑王文彪治沙,并非是故意唱反调,而是治沙真的难。

王文彪很快尝到了苦头,只不过他没打退堂鼓,没向困难低头,而是不断想办法。他也没有退堂鼓可打,把盐场搞活已是他给自己唯一的路。

这是他自己找的路。就像有些人的嘲笑:自寻绝路。但他想的,不是寻绝路,而是要绝地求生。

求生从让沙漠重新拥有生命开始,让沙漠重新拥有生命则从拥有生命之绿——种草、种树,开始。

用每吨盐抠出5块钱的资本,王文彪组建起一支由27人组成的林工队,从离盐场最近的沙漠开始了植树固沙,拿起铁锹,背上树苗,冲在一线。

然后是持续几年,一直到今天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树种不活,草都种不活,那就不断种,换着花样种。这种种法不行,换一种种法,还不行,还换。柳树死了,换杨树;背风坡种不活,到迎风坡去种;今年不行,来年继续种……

不断地努力后,好像是沙漠都被感动,树活了,草绿了,绿色像星星之火不断燎原,在其屏障和护卫下,盐场的风沙少了,生产恢复了,效益和日子都好起来。

已对沙漠绝望的人们开始相信:沙是可以治的。

很多事,有了相信就好办多了。一个人的相信变成更多人的相信,事情就更好办了。

有了这个相信后,已把盐场改制成亿利资源集团(下称:亿利)的王文彪,发起了更高的挑战:改善盐场和库布其的交通。

亿利每年高达50万吨的产能,都要首先运到当地火车站,然后转运。产区与火车站直线距离只有60多公里,但因沙漠的阻挡,需要绕道运输,多出了将近5倍的路程,运输成本因此大增。更严重的是,遇到沙暴席卷,即便绕道也走不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产品在场里堆积如山。

王文彪计算,如果改成直线,将可每年节省1500万至2000万元的成本,这几乎相当于70%的利润。

除了高成本,这样的交通环境还严重制约了企业在其他方面的发展,比如产业的拓展与延伸,人才的招募,甚至是请客户到公司来都相当不便。

而外面的市场,却是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王文彪决定修一条穿沙公路,改变这一切,从为求生存治沙,走向为了更好的发展而治沙,从为保护盐场的治沙走向为改善库布其而治沙。

如果成功,这将是一个关系重大的工程,但要获得成功,需要克服太多的困难。

政府从整体发展的角度支持了王文彪,艰难中支持给他7000万元贷款。当地百姓闻此消息激动不已。多年来,大家做梦都想打通一条直达外界的路。

但与王文彪关系紧密的人,却替他感到忧虑。相比之前,这计划太过冒险,不但需要大量投入,而且从来没人这么做过,毫无成功经验可取,甚至有人认为,这会让王文彪搭上身家性命。

有人委婉劝他不要好大喜功,有人说他疯了,走火入魔。母亲也来劝:“你就是傻,几辈儿人不敢干的事你干!往沙漠里面投钱,你是有多少钱花不完?”

始终相信事在人为的王文彪实在没办法,就一遍又一遍地用“愚公移山”的故事来说服大家:“愚公能移山,我为什么不能在沙漠里修路?”

他认定,修路是必做题,而不是选择题。

要在竞争更激烈的市场生存与发展,亿利必须打通这条路,提升竞争力,否则就算不被沙漠掩埋,也要被市场淘汰。

1997年6月16日,在杭锦旗政府以及亿利等多方筹措下,库布其穿沙公路的修建在敲锣打鼓中启动了。1000多人组成的筑路大军,在10多万杭锦旗父老乡亲的集体支援下,分三路开进沙漠,一米一米地将路向外延伸。

又是几年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之后,1999年,库布其沙漠腹地的第一条穿沙公路正式建成通车了,被沙漠围困的亿利和库布其人终于打通了走向世界的坦途。

而且,库布其最终得到的不只是路,更是生命绿洲、发展绿洲的更大燎原。因为,要在沙漠里修路,要护住沙漠里的路,就必须在更大范围内防沙、治沙,要防沙、治沙,就要在更大范围的种草、种树,绿化,巩固和扩大绿化……

这是亿利的发展和通达之路,也是整个库布其人的发展和通达之路。

就在穿沙公路即将建成通车之前,一位蒙古族老大娘在路上遇到了正在公路边巡视的王文彪。她领着两个孙子跑到王文彪面前:“来,过来给这位修路的叔叔跪下磕个头。要不是这位叔叔,你们可能一辈子也出不了这个沙漠!”

这65公里穿沙公路,让亿利和库布其离外面的世界更近,离外面的市场更近,离美好的生活更近。

公路通车没多久,亿利的主打产品市场占有率就达到了世界第一,库布其沙漠10万农牧民的出行也从此变坦途,走上一条新的发展之路。

曾被认为是“疯子”的王文彪,再一次改变了他和他的世界。

治理与发展典范

沙漠变绿洲,变的不只是环境;坎坷变通途,通的不只是便利。王文彪治沙、修路的目标,始终是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

经济基础是这一切的必要条件。

与路一起畅通的,是王文彪对如何实现沙漠治理与经济效益协同发展,如何通过亿利带动周边10万农牧民过上好日子的不懈探索和创新。

王文彪是市场经济和价值规律的遵循者,这被他用到自己的实践中,让他走出了一条沙漠治理与发展沙漠经济相互促进,良性循环的道路。

一个例子是,种树绿化治沙之初,亿利按每天30元的标准支付参与种植行动的农牧民报酬,一段实践后,王文彪发现,这调动了大家参与种植与治沙的积极性,但却没有产生理想的成果。不少农牧民既没有合格的种植技术,也不对种植的结果负责,树种了但活得不多,这样的模式无法长治久安。

了解到不足之后,王文彪推出了更市场化的新办法:“承包制”。由亿利提供技术支持,以2000元一亩的价格集中连片将沙地承包给种植者,设定85%存活率的考核目标,分三期3年付款与考核,存活率不达标者将扣除相应的款项。

改变很快扭转了局面,引导甚至逼迫农牧民加强种植学习和创新,既大大提高了种植的存活率,也让种植成为农牧民的专业和职业。

仅此一项,亿利便让几千个家庭有了稳定的收入,也拥有了一支超过5000人的专业种植治沙队伍。

也是靠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亿利还创新地收获了一个个来自农牧民原始创新的先进技术和模式,其沙地种植绝招——气流植树法,就是因此而得来。

某天,亿利的一个管理人员发现,一位种植者用水管在沙地上冲出一个深坑,插进去一株树,又冲出一个深坑,再插进去一株树苗……

这种方法的种植速度大大超过当时通行的用铁锹在沙丘挖出坑,然后再种树的种植法。过段时间再观察,这种速度更快的种植法,成活率也更高。

消息传到王文彪那里,他立即带上技术员找到当事人了解。之后,这个技术经过优化,迅速推广。至今,光是这种种植法,就为库布其的绿化节省了十几亿资金。

靠着这些,王文彪将他治理沙漠的雄心和蓝图不断转换为先进的治理模式和技术,也把治沙从防沙护厂做到护路、护河,从护路、护河做到重塑库布其生态,一步步从治理走向利用,从简单利用走向更高层次的综合开发,走出一条建工建农、建沙建人、惠民富民的新路子。

修建穿沙公路的过程中,为了巩固公路两侧的绿化,亿利尝试种植了甘草。甘草是具有很高经济价值的中药材,小规模种植获得成功后,王文彪想出一个主意,推动沙漠里的农牧民都来种甘草,既让更多沙地被绿化,又让大家有钱可赚。

这一举,让治理沙漠与发展产业直接划上了等号。一片甘草种植起来,一片沙漠就变成了绿洲,一个中药基地也就建起来了。

之后,亿利又陆续引入肉苁蓉、梭梭等适合沙漠种植的植物,按照甘草的模式继续复制,同时兼并收购多家制药企业和医药流通企业,建立起了一个全新的产业:沙漠绿色中药材种植、加工和经营,并且成立沙漠健康产业研究所,专门进行沙漠药品、保健食品开发,形成一个沙漠绿色中药产业链。

再之后,尝到甜头的亿利不断尝试新的沙漠经济模式。“治沙+发电+种植+养殖+扶贫”的生态光伏产业;集体验、认知、教育式的沙漠生态旅游……伴随产业链不断延展的,则是亿利和库布其农牧民的共同治理、共同发展,共同富裕。

为了长远发展,亿利还利用日益强劲的经济实力,努力改善其他环境,尤其是住房、医疗、教育,在政府的协助下从根本上改变库布其。

2006年,在杭锦旗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亿利大胆尝试并实施生态移民,投资建设了道图嘎查亿利新村,将散居在60万亩沙区和大漠深处的牧民陆续迁移出来,让他们彻底结束游牧生活,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开始集约化的生产和定居生活,也让沙漠有了休养生息和自然恢复的空间。

此后,一个个牧民新村、生态小镇拔地而起,一所所中小学、职业技校、医院应运而生,此前春风难度的沙漠大步走向了现代文明。

至今,亿利已累计治理沙漠超过6000平方公里,这个规模约占全球荒漠化面积的1/6000。

为了这6000多平方公里变绿洲,亿利光是穿沙公路就修了五条。这五条路,总长300多公里,一条穿沙路带动一片甘草带,一片甘草带动一条生态链,一条生态链带动一个产业链,让让亿利成为世界性的大企业,也让10万农牧民告别祖祖辈辈的穷苦日子。

数据显示,到2016年,当地农牧民的人均收入,已由1990年的392元增至1.5万多元。仅党的十八大以来,亿利就助力杭锦旗3年成功减贫12909户,36015人。王文彪也因此从沙漠治理的楷模,成为生态经济的代言人,脱贫攻坚的典型。

如今,库布其不但沙尘天气显著减少,包括降水量也都逐步增加,此前一到风季就被沙尘暴威胁的北京,再也很难见到沙尘暴的景象。

脱胎换骨的库布其,成了农牧民的宜居之地,也成了野兔、狐狸、天鹅、红顶鹤、胡杨等100多种野生动植物纷至沓来的新家园。

更重要的是,这29年的探索和累计300多亿元的投资,让亿利将绿起来与富起来相结合、生态与生存相结合、产业与扶贫相结合,探索出了“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贫困户市场化参与、生态持续化改善”的治沙生态产业扶贫机制,构筑起了一个融生态修复、农牧业、旅游、制药、光伏、清洁能源等为一体的千亿级沙漠生态循环经济体系,走出了一条“治沙、生态、产业和扶贫”四轮平衡驱动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闻名全球的“库布其模式”也因此诞生。

造福更广世界

王文彪说,“库布其模式”是一个多方参与、多方共赢的模式,简而言之,就是让沙漠绿了、环境好了、人民富了、企业赚钱了,是多赢的模式。

“在这个模式里,‘治沙、生态、产业、扶贫’缺一不可,通过治沙改善生态环境,通过发展生态产业带动群众脱贫,企业也创造了比较好的经济效益。”

多赢,是王文彪奋斗的源动力,也让他的奋斗得到更多支持,多了更多意义。数亿被沙漠困顿的人,也因此多了一道改变命运的曙光。

而支撑这一切的关键,除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使命感;百折不老,艰苦奋斗的付出;最重要的还是政府和人民的支持,亿利的持续创新和进取。

王文彪说,“没有政府和人民的支持与帮助,我们无法施展这些抱负,库布其也一定没有今天。”而没有创新和进取,也不会有整个库布其的改变。

科技研发创新。自1988年以来,集团已累计投资10亿元用于科技研发创新。至今,亿利已成功建立了全球第一所企业创办的沙漠研究院、全球土壤地理信息大数据和微生物数据库、建成了中国西北最大的种质资源库,研发了127项生态种植与产业技术,培育了1000多个耐寒、耐旱、耐盐碱的生态种子,成为了全球拥有最多最先进治沙专利技术,以及治沙资源和手段的企业。

分配机制创新。这些年,亿利能够领着、绑着大家一起奋斗,获得“一人就业,一户脱贫”,一个企业改善一个地区的成绩,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模式,以及让农牧民成为企业股东、合伙人、产业工人的机制创新。

生态的创新。亿利以生态保护区、生态过渡区、生态开发区,对库布其重新发现和定位,精耕细作、点沙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在修复保护沙漠生态的基础上,创新出了“向沙要绿、向绿要地、向天要水、向光要电”的沙漠生态产业发展理念,既让沙漠治理成效显著,也让沙漠经济不断茁壮。

创新让亿利改善了自我,而无止境的进取,则让其改善的效应不断扩大,造福了更广泛的人群。

2007年开始,联合国将全球唯一致力于世界沙漠环境改善和沙漠经济发展的国际化论坛永久会址选在了库布其,库布其因此成为世界沙漠治理的标杆,以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的重要平台。2013年,联合国还将库布其论坛写入了决议。

王文彪的改善之路也因此越走越宽广。

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王文彪获得了联合国颁发的“环境与发展奖”。第二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库布其沙漠生态治理区确立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颁发给王文彪首届“全球治沙领导者奖”。

也是在2012年的联合国领奖台上,王文彪对全世界许下了诺言:“再用10年的时间,为世界再贡献10000平方公里的沙漠绿洲。”

目前,亿利已在西部沙漠、青藏高原以及河北张北地区等更广地区优化、复制“库布其模式”,通过实施甘草扶贫工程、推行“50+50+150”整体扶贫计划、开展西藏高寒地区生态扶贫,以及大型PPP生态修复项目等方式,让更多荒漠化地区成为下一个库布其,走向全面小康的库布其。

2017年3月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邀请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就“脱贫攻坚工作”的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当一位美国记者提问中国生态扶贫的发展前景时,刘永富将王文彪和亿利作为中国生态扶贫的典范,向全世界作了推广:

“内蒙古有家民营企业叫亿利公司,不是牛奶企业,是一亿两亿的亿,亿万利益的利。董事长叫王文彪,他在杭锦旗治沙20多年,把企业发展和生态治理相结合,现在沙产业发展起来了,把周边的贫困人口带起来,让他们脱贫了。”

1995年6月28日,亿利资源集团正式成立。

当时,王文彪的目标是:再奋斗5年,让公司的利税收人突破一个亿,并因此给集团命名:亿利。

如今,这一名字已被他赋予新的意义:为全球被荒漠化威胁的亿万民众做更多有利的事。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News01)

财经动态

更多>>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伙伴 | 征稿启示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8-2017 21our.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天下财经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5726624437 客服QQ:1152894976 投稿邮箱:paper@21our.cn
[

辽公网安备 21011202000103号

] [

京ICP备 16039491号-2

]
郑重声明: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股市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